• 周四. 5 月 30th, 2024

乐视网的终局已经奏响了前奏,2022年2000名原告对乐视网等21名被告提起集体民事诉讼,要求乐视网赔偿因虚假陈述行为造成的投资损失共计45.71亿元。如今,在审理了一年半之后,一审判决正式出炉。

 

根据北京金融法院判决,被告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需向原告投资者支付投资差额损失、佣金、印花税等赔偿款共计近20.40亿元。被告贾跃亭,就原告投资者的损失与被告乐视网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判决,IPO主承销商及各审计机构均承担了一定比例的连带赔偿责任。其中作为乐视网IPO主承销商的平安证券被判,就原告投资者的损失在10%的范围内,与被告乐视网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01

目标不是乐视网?

针对此次判决,公众最关注的焦点恐怕是乐视网是否具有赔偿能力。自2016年爆发资金链危机以来,乐视网连年亏损,2017年巨亏138亿元之后,贾跃亭远走美国追求造车梦,而在之后的2018年和2019年又连续亏损40.96亿元和112.79 亿元,自此一蹶不振。

从2023年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乐视网仍然处于亏损之中,上半年乐视营业收入仅为9821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54.51%;净亏损1.98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21.12%。而从偿债能力来看,截至今年上半年财务报告期期末,乐视网的资产总计21.3亿元,但负债却高达222.46亿元,合并资产负债率高达1044.3%。

尽管乐视的总资产能够覆盖本次赔偿,且在法律上优先支持已经生效的判决,但原告能够从乐视网获得的实际赔偿恐怕十分有限。

一方面,乐视网的业绩不佳,没有更多的营收来偿还赔偿和债务。2022年,乐视网被执行2.4亿元罚款的行政处罚时曾经表示,路要一步一步走,债要一点一点还。然而,每年约2亿元的营收如果全部用于还债、赔偿,也要超过100年才能彻底还清债务。

另一方面,对乐视网已经被其他债权人设置了担保的财产,包括股权、房产等,法院不能作为执行财产。对于原告的投资者来说,能够获取赔偿的恐怕是贾跃亭境内的个人资产以及其他承担连带责任的公司,比如承担了10%连带赔偿责任的平安证券。

《每日经济新闻》表示,若不计乐视网及贾跃亭的连带赔偿责任,提起诉讼的投资者可从其他被告方获得的最大赔偿比例为22.15%;其中,从机构及会计师事务所方面可能获得的最大赔偿比例为13%。

02

苟且偷生的乐视网

在贾跃亭跑路之后,乐视网的求生之路堪称励志。在孙宏斌承认对乐视的投资是一次失败的投资之后,乐视出现在公众视野的话题只剩下债务。一直到2021年,整个互联网产业走下坡路,开始裁员的时刻,乐视高调宣布涨薪而再次回到公众的视野,再借助早期投资成功的案例《甄嬛传》,一点一点扭转了公众对乐视的印象。

如果抛开债务的话,乐视算得上是一家健康的公司,这是今年年初乐视CEO张巍在公开信上提到的内容。

从现金流的角度来看,2022乐视虽然仍处于亏损状态,但经营业务实现现金流平衡。据乐视网财报披露,按合并口径计算,2022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67亿元,同比增加119%。现金流是乐视网是否能够最终实现起死回生的重要因素。

尽管外界流传乐视靠着房租和甄嬛传在苟且偷生,但在员工自治的情况下,乐视远没有想象的轻松。尽管甄嬛传每年仍然贡献版权收入,但目前仅占乐视营收的2%。乐视要继续赚钱,还要依靠智能硬件。

尽管员工每周只上四天半的班,但却依然要兼职担任主播售卖乐视商城包括电视、手机、牙刷等智能产品来维持现金流,否则乐视的存活无以为继。

然而,债务问题是抛不开的,尤其是超过200亿元的巨额债务,这背后涉及到合作伙伴的信任。在经过一段不短时间的混乱之后,乐视要在硬件上发力,需要重建整个供应链,但基于200亿元的债务,原来的供应商不可能继续合作,但新的供应商则要预防风险。为了维护新的合作关系,乐视只能采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合作模式。

尽管目前乐视已经出现了存活的生命迹象,但20.40亿元的赔偿可能又是一次对现金流的重大打击。乐视网的生存希望又渺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