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6 月 17th, 2024

谁还相信评论

admin

11 月 7, 2023 #数码电器测评, #测评

文字 奇偶饼

《爸爸评论》疑似被翻盘,Zealer裁员并拖欠工资。 3月15日之前的一个月,评论界并不平静。

还沉浸在成为100大UP主之一的喜悦中的老爸可能没有想到,一场胜诉的判决会成为他“疑似翻车”的导火索。

2月初,爸爸评论起诉小红花评论侵犯名誉权。 判决结果显示,小红花评论直播时的言论涉嫌商业诽谤,被罚款10万元。 不过,判决书中还表示:小红花评论 法院认为,红花评论关于爸爸评论对各类产品进行虚假宣传的说法“确实有理有据,不构成商业诽谤”。

此消息迅速引发业界热议。 仅仅几天后,曾经是国内三大数字测评公司之一的Zealer就被一名前员工在微博上曝光了裁员、拖欠工资的消息。 此时,前Zealer领导人王子儒已退出格力几个月。

不到一周的时间,两位毫无争议的顶级评论博主就卷入了争议。 这也反映出当前评论行业的混乱状况。 如果把时间线拉长一点,不难发现,近一年来,评论Blogger经常出现“翻车事故”。

过去,很多消费者都会将评论作为购买产品的参考,而总能体验各种产品的评论博主似乎有着令人羡慕的职业。 转眼间,情况急转直下,人们似乎不再相信评价了。

评测行业为何屡屡陷入争议,能否重获用户信任? 我们尝试从以下问题来分析当前评估行业:

1、近年来评估工作进展如何,过程中暴露出哪些问题?

2、评测博主如何维持运营并实现盈利?

3、深陷争议的评估行业,还有哪些改进的空间?

评价初衷及选择

“这是一台2009年底的27英寸iMac,从香港购买的。这是我第一次制作开箱视频,而且我没有视频编辑的经验,所以有点紧张,请见谅。”

2010年3月14日,优酷账号TechMessager上传了第一个视频。 视频开头的标志下方,一行灰色小字赫然醒目——做中国自己的技术审查。 这个账号的幕后黑手是王子儒,他是前Zealer领袖,现在已经转投格力。

智慧记数码电器版_数码电器测评_外国手机数码电器/

王子茹首个开箱视频/网络

当时,王子茹还是一名在香港谋生的普通医疗公司员工。 由于无法达到 KPI,他被解雇了之前的保险销售工作。 他的月薪一万多块钱,光是房租就得扣除三分之二。 。

但对数字科技的热爱让王子茹坚持在工作之余坚持拆箱、测试。 仅2010年,王子茹就更新了100多个视频,平均每三天一个。

今年也被视为个人评价元年。 除了王子茹之外,目前YouTube科技频道“老大哥”Unbox Therapy以及在苹果用户圈子里颇有知名度的韦不思今年都上传了视频。 他们的第一个视频。

当时,YouTube、优酷和哔哩哔哩都没有今天创作者那样的收入,厂商也还没有注意到这个新领域。 支持这些评论博主的最重要因素是他们对产品的热爱。

然而,这种早期相对纯粹的评价很快就被蜂拥而至的追随者和不可避免的生存压力所推翻。

2012年,微信公众平台上线,标志着自媒体时代的到来,进一步降低了博主个人评价的门槛。 竞争对手的出现也标志着评测博主开始面临更加严峻的生存压力。

在这样的压力下,一些评论博主宣布短期暂停,以寻找更适合的盈利模式; 一些评论博主开始接受厂商的投资。 尽管获得投资的评测博主表示,其独立性和客观性不会受到影响,但这仍然为评测行业的第一次“崩盘”埋下了伏笔。

2014年8月,因锤子手机T1的评测争议,当时颇具影响力的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与Zealer的王子儒进行了视频辩论。

外国手机数码电器_智慧记数码电器版_数码电器测评/

罗永浩与王子茹辩论图/优酷

辩论中,罗永浩虽然多次以粗鲁的方式打断王子茹的发言,但他也公开了王子茹接受多达四家厂商投资以及难以保证“第三方独立客观”的关键问题。 ” 罗永浩也多次表示王子茹不是行业内人士,对行业不够了解。 王子茹也多次承认自己缺乏敬业精神和专业知识。

这场争论两败俱伤,但却暴露了当时评测博主的两大问题:一是生存压力下接受投资的选择范围极其狭窄,中立性难以保证。 其次,大多数评论博主只是行业外行,他们的知识和专业水平最终是有限的。

争论过后,厂商对评论博主的直接投入几乎消失,而专业知识不足的问题随着近年来新平台的兴起而被进一步放大。

爸爸最近言论疑似翻车,与他专业知识的局限性有关。 2015年,原检疫局产品检测和化学毒理评审员魏爸爸,通过曝光市场上儿童读物封面的剧毒成分,以“评论爸爸”的名义,成为众多宝妈粉丝信赖的审稿人。 博主。

起初,爸爸评价的产品仅限于孩子使用的相关物品,但很快,爸爸评价的范围扩大到包括生活用品、电器、数码产品、饮料、食品甚至药品,可以说几乎成为一切。

魏爸爸虽然有产品测试经验,但也不可能对所有品类都了如指掌。

在爸爸审核前的一次充电宝审核中,有专业人士指出他对审核中虚拟容量标准的理解有误,放错了点焊原理图; 之前的防晒评测也被一位美容KOL质疑,在使用PMMA板和UV探头时“业余操作方式”。

数码电器测评_外国手机数码电器_智慧记数码电器版/

美容KOL质疑爸爸点评的专业性/Zhihu@juanfujian

极其知名的评测博主的专业程度更是可想而知。 伴随着短视频和种草平台的兴起而诞生的个人评价博主的专业程度更是可想而知。

此外,评论博主的主观偏好也会影响评论视频中对产品的态度。

常年关注数码评论的王波告诉我,早期的评论博主,比如Zealer、爱富科技,在评论苹果产品时,普遍比较宽容; 还有一些评测博主对华为/小米品牌有不同的偏好。 会在评价中放大对方产品的缺点并严厉批评。

对于数码产品等科技项目的评价,至少有跑分等相对认可的评价标准。 对于化妆品、服装等产品的评价,几乎没有统一的评价标准。

与此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评测领域,评测博主的生存压力却丝毫没有减少。 由于只有领先的机构才有望获得投资优惠,因此接受产品提交测试并按照厂商的要求进行评测成为了很多评测博主的选择。

“只是吃饭”的快钱与无奈

接受厂家的产品进行测试,然后按照厂家的指导方针发布评测视频,或者在视频中嵌入产品,这种行为被像王博这样的数字评测观众称为“茶粉”。

“如果你看到一个数码评论博主在产品首次发布当天或厂商媒体禁令解除时发布视频,那么他一定是使用了厂商送来的机器进行测试,这是典型的作弊行为。” 王博告诉我的。

在观看了多个不同的评测博主视频并询问了几位观众后,奥德和欧派发现,随着评测视频的流行,类似的“聊天”行为已经渗透到不同行业的评测中,并且是目前评测最主流的盈利模式对于博主来说。

例如,去年Bilibili排名前100的UP主之一首先阅读了评论。 3月17日晚荣耀Magic4 Pro发布时,他发布了该机的首篇评测。 此时,该手机还处于预售过程中。

在视频中,First Look Review花费了大量篇幅描述这款手机高频PWM调光屏幕的优点,而对这款手机的缺点描述相对较少。

另一位去年哔哩哔哩百强UP主“老师你好,我叫何同学”在2019年凭借5G评测视频一举成名。在最新的自拍亮灯视频中,何同学对科沃斯X1扫地一体机植入式推广发表看法; 何先生发布的引起热议的AirDesk视频中,植入式推广的产品就是乐歌升降桌。

在化妆品评测视频中,厂家的推荐多以个人推荐和红黑名单的形式呈现。

个人推荐的“洽饭”形式较为普遍。 评论博主经常根据自己的体验来描述产品的颜色或良好的效果,以吸引粉丝购买。

数码电器测评_外国手机数码电器_智慧记数码电器版/

某草平台防晒红黑榜奇葩情侣截图

红黑名单上的“恰饭”,显得有些搞笑。 经常浏览一些草根平台的梁璐告诉我,去年夏天,她在平台上看到了两个不同评测博主发布的防晒霜红黑榜。 其中,有两款产品在博主A的红名单上,但在博主B的黑名单上。 这种情况下,基本可以确定至少有一位博主接受了推广费。

在汽车评价领域,汽车评论家“洽饭”已经成为汽车圈的主流认知。

在题为《车评人演讲技巧学习指南》的文章中,作者详细剖析了“外观大气”、“空间拓展性好”、“新手容易驾驭”等词语所隐藏的贬义内涵。在我们看过的汽车评论中,这些词早已成为高频词。

那么,为什么“茶分”成为审稿人赚钱的最重要途径呢?

陈宇经营着一个专注于数字开箱评论的频道,公司只有五个人。 他告诉我,如果不接受厂商的投资,一部旗舰手机的采购成本在4000元到8000元不等。 一年下来,光买机器的费用就肯定会超过10万元。 这不包括耳机、平板电脑、手表等产品,以及支付给员工的月工资。

但如果接受厂家测试,按照评测指南发布评测视频,陈宇工作室不仅可以节省自己购买产品的成本,还能获得3万到10万元不等的合作收入。

这只是陈宇小工作室的一句话。 根据此前网上流传的评测价格,作为国内领先的数字评测机构,Zealer在王子茹出场的一个评测期收费高达80万元。

另外,很多国产数码产品都有媒体解封时间。 往往在发布会当晚,就会发布第一批媒体评测视频,抢占最热、最赚钱的一波流量。

如果等到产品正式发布,自己购买,然后走完整个评测流程,距离第一批评测视频发布已经过去半个月左右了。 届时发布的评测视频的浏览量和评论数恐怕会远远少于第一批。

评论博主非常重视首评的流量。 即使只有一天的差异,流量上也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去年9月,苹果iPhone 13系列将B站多名评测者分成两批发布第一轮体验视频。 第二批排名的HotGuys等评论家对此表示强烈不满。

数码电器测评_外国手机数码电器_智慧记数码电器版/

iPhone 13去年9月21日就被媒体发布,但自购则要等到10月份。

在评测行业竞争激烈的今天,博主购买产品的成本和拍摄成本巨大,很难与单独发布视频所获得的收益相媲美; 而产品掌握在厂家手中,要想获得最有价值的第一波流量,与厂家合作“吃饭”几乎成了唯一途径。

不过,除了“茶饭”之外,也有少数评测博主选择另辟蹊径。

在数码产品领域,一位拥​​有93万粉丝的个人评论UP主选择自己购买手机评论,他的主要赚钱方式是开淘宝店,销售手机壳、贴膜等周边配件。 此外,一些评论博主选择开设数码产品回收业务或经营自己的手机网上商店。

在汽车评论领域,不少汽车媒体平台近年来有意招募顶级评论博主,并在周期内与其进行独家合作。 例如,国内知名的“38号评测中心”在2019年宣布与汽车专家进行48小时独家视频合作,并宣布汽车评测中心由此实现盈利。

数码电器测评_智慧记数码电器版_外国手机数码电器/

38号车评与点车地合作实现盈利

不过,当我向陈宇询问这两个案例的可行性时,陈宇表示,通过周边配件赚钱,需要有比较大的粉丝群体的支持。 像他这样的小工作室,不仅急需变现,而且就算卖配件也未必有多少粉丝愿意掏钱。

签约38号这样的平台,是“只给评价最好的人的报酬”。 像他们这样的评测博主很难有这样的机会,更不可能指望从中获利。